落實“十三五”發展新理念高度重視速度、動力、改革等重大問題

0



 

作者:?馬曉河

QQ0151130153930

?“十三五”規劃建議同歷次規劃建議不一樣,呈現出幾個鮮明特點。第一,規劃建議是“雙導向”,即目標導向、問題導向。它先提出了到2020年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這個大目標,然后圍繞國際、國內挑戰、矛盾問題,提出了發展思路、理念和一系列舉措。第二,這個規劃建議始終以發展為主線,從頭到尾都是發展。筆者覺得抓發展是對的,因為在現有條件下要通過發展解決一些問題。發展又強調的是全面、整體性,既全面推進又突出重點,在重點中解決短板問題。第三,全球視野,高瞻遠矚。規劃建議稿體現了國內國外兩個大局,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和兩種資源。第四,這個規劃建議特色鮮明,耳目一新,務實管用,可操作性比較強。最后,筆者認為規劃建議所提出的五大發展新理念,是在新常態下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理論和發展實踐的新突破。
? ? 從總體看,規劃建議可以歸納為“1+5+N”,即規劃建議提出了一個目標,到2020年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; 5個發展理念,即創新發展、協調發展、綠色發展、開放發展、共享發展。N是提出了一系列戰略、工程、政策、計劃行動等。筆者粗略統計了一下,有新政策20多項、10個新戰略,16項工程,16項行動清單等。
? ? 深入理解“十三五”規劃建議,有以下幾個問題要在下一步工作中引起高度重視。
? ? 第一,速度問題。下一步規劃綱要編制中,制定經濟發展速度指標既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。筆者算了一下,如果以今年GDP增長7%為前提,到2020年如果每年經濟增長率平均為6.5%,到“十三五”期末GDP總量比2010年只增長0.987倍,如果按照6.9%計算,比2010年只增長0.985倍,不能完全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。GDP、人均收入都要翻一番就是兩倍,經濟增長率必須保持在6.5%以上。同時,經濟增長速度不能定得過高,比如7%以上,因為結構調整、發展方式轉變需要空間。所以,速度固然重要,但質量效益更關鍵。
? ? 第二,培育新的發展動力問題。規劃建議在創新發展部分中提出培育發展新動力,指出發揮消費對增長的基礎作用,發揮投資對增長的關鍵作用,發揮出口對增長的促進作用。從三個作用關系看,消費發揮基礎作用有難度,“十三五”時期消費能不能起到真正的基礎作用,要看改革進程和政策完善程度。因為消費和投資特點不一樣,投資是快變量,少數人決策,容易集中調集資源,短期見效快;但消費是慢變量,人人決策,分散消費,漸進式見效。要想讓消費發揮基礎性作用,并提高在GDP中的比重,就必須在分配制度改革、消費環境改善、社會保障水平提高等方面下工夫。特別是像我們國家,消費已經落后了一大塊,現在國內有人擔心鼓勵消費,可能會導致形成北歐的福利型社會,給社會造成極大的負擔,這是天大的笑話!筆者統計,目前在世界上人均GDP3000美元到12000美元的國家或地區中,中國的家庭消費率是最低的。2014年,按照世行標準中國人均GDP是7594美元,居民最終消費率37.9%;印尼3515美元,居民消費率56.6%;馬來西亞10830美元,居民消費率51.8%;蒙古4170美元,居民消費率58.8%;泰國5561美元,消費率52.8%;巴西11613美元,居民消費率62.5%;埃及3436美元,居民消費率82.8%,墨西哥10361美元,居民消費率66.7%;土耳其10543美元,居民消費率68.8%。為什么中國居民消費率如此之低?第一,我們政府和企業錢拿的太多,給居民支付的太少;第二,居民間的階層分配有利于高收入階層,不利于低收入階層,所以想消費的群體沒錢,想儲蓄的群體錢又太多,最后導致儲蓄增長大大快于消費,而儲蓄最終將轉化為投資。所以筆者認為“十三五”期間要把消費作為基礎,就需要加快體制改革,需要調整收入政策。就是要把消費當投資一樣對待,再搞投資效率將會大幅下降。筆者計算得出,上世紀80年代中期每個單位投資形成的GDP是1.1倍,到去年一單位投資只能形成0.55個GDP,效率下降一倍。筆者認為我們應該重視消費,把增加消費作為一個重大戰略來對待。因此,未來五年,應以消費為導向,以供給創新為動力,來布局我國的經濟社會發展。
? ? 第三,改革問題。十八大文件、十八屆三中全會、四中全會、五中全會的文件內容安排都非常好。未來我國的改革思路、部署、舉措都展現出了美好前景。現在關鍵問題是,“十三五”時期提出的這些改革舉措怎么去落實,落實方法、進度,還有怎么改的問題。比如說如何協調部門內、區域內、領域內改革同跨部門、跨領域、跨區域的改革關系,加快推進全局性、戰略性、整體性改革。改革要注意泛泛化、部門化、碎片化。比如,影響居民消費的收入分配制度能不能優先改革,個人所得稅能不能盡快提高起征點,從3500元提高到5000元,綜合和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制可否加快實行,能不能增加對中低收入者群體的政府補貼,還有我們的養老保障,醫療保險、基本養老金補助標準能不能提高到每月200元以上,現在我國一個大建設工程就是上千億投資,能否把一些公共資源用到消費方面。在韓國,不管是農村的窮人和富人,你只要蓋一套房子,這套房子的貸款利息由政府補貼,果園的蘋果樹苗政府補貼50%,灌溉系統政府補貼50%,蘋果套袋補貼50%。中低收入群體錢不夠、保障不足,所以他們不消費,怎么打開這個“結”需要智慧和魄力。還有,我國去年出境游有1.17億人,在國外消費超過1萬億元人民幣,為什么人們在國外消費呢?因為國內關稅太高,能不能搞一個消費回流工程,把消費拉到國內,當然不能全部拉,至少拉一半。“十三五”是一個創新時代的開始,我們的執政治國理念要不斷創新,投資可以產生財富,消費也可以產生財富,但由消費帶動產生的財富離居民福利最近。從供給方面改革創新是對的,但僅僅靠供給來解決中國經濟問題是完全不夠的,很規范的西方經濟學在中國是水土不服的,需求側的結構調整不可忽視,中國經濟持續穩定增長需要供給側與需求側互動。

 

評論被關閉。

2018世界杯b组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