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工業4.0”時代的中國制造業升級

0



本刊記者 姜?巍

在競爭日益激烈的全球化時代,經濟轉型升級是世界各國都面臨的重要任務,而信息化給經濟轉型升級帶來了巨大的機遇和挑戰。在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,經濟發展由要素驅動、投資驅動向創新驅動轉變的背景下,如何利用信息化推動傳統產業升級?參加“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5”的中外各界代表,圍繞著“工業4.0”、“互聯網+”、“中國制造2025”等最近的“熱詞”,從不同側面進行了解析和探討。

經濟轉型遇上新工業革命是中國的“幸運”

“工業4.0”這一概念最早由德國在2013年4月的漢諾威工業博覽會上提出,并在德國學術界、產業界的建議和推動下,已上升為國家級戰略。目的是提高德國工業的競爭力,在新一輪工業革命中搶占先機。英國也在2013年1月,由英國政府科技辦公室推出了面向2050年的未來制造業發展戰略,并于同年10月形成最終報告。美國更是先后提出了“再工業化戰略計劃”和“先進制造業國家戰略計劃”。
中國政府則在2015年正式提出,要順應“互聯網+”的發展趨勢,加快推進實施“中國制造2025”戰略計劃,實現制造業升級。
“德國提出‘工業4.0’之后,我的直接感覺就是工業革命確實已經到來了。”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黨組書記、副主任陳清泰看來,“中國很幸運,在我們經濟轉型和產業結構升級這樣一個非常重要的時期,迎來了這次工業革命,也就是技術革命和產業革命。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機會。當然,從全球來看,大家對這個問題都很關注,那些早期工業化的國家一旦發力,對中國來說也是一個很大的挑戰。”
中國工程院院長周濟表達了與陳清泰類似的觀點。他說,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到來,與中國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形成歷史性的交匯,這對中國來說既是極大的挑戰,也是極大的機遇。
“信息化是推進轉型升級的一個重大戰略機遇。”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國強表示,我們面臨著一個新技術革命的時代,就其廣度和深度來講,信息化是對人類生產生活影響最大的,歷史上可能只有電力革命能與之媲美。信息化不但改變了人類的生產生活方式,甚至改變了人類的思維方式,是非常全面、非常深度的革命,給經濟轉型升級帶來了重大機遇。

信息化和制造業深度融合帶來機遇及挑戰

新一輪工業革命的特點,簡言之,就是“信息化+制造業”。
周濟說,當前這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,以信息化與制造業的深度融合為主要特征,以制造業的數字化、網絡化和智能化為核心技術。
工業和信息化部產業政策司司長馮飛說,“德國講‘工業4.0’,美國講‘工業互聯網’,中國正在研究制定‘中國制造2025’,其中一個重要內容是互聯網技術和制造技術的結合。”
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董事長熊群力在“工業和信息深度融合”這一核心特點的基礎上,具體分析了新工業革命的幾個特征:一是智能制造,實現軟件和機械的有機融合;二是個性化,未來制造業不是大批量生產,而是通過滿足客戶需求,甚至是創新客戶需求,來表現新的制造形態;三是服務性,對客戶未來的需求提出超前的設計體驗,以此提升或者引領社會的發展。
熊群力認為,中國作為信息技術創新和應用的大國,同時也是全球的制造業大國,在這一輪信息技術和傳統工業的深度融合中有非常獨特的優勢。如果能夠抓住這一輪深度融合的機遇,實施創新驅動戰略,結合技術創新、組織創新和商業創新,就有可能在以往工業相對落后的情況下實現彎道超車,達到全球制造業的先進水平。
機遇自然對應著挑戰。熊群力說,如果我們在這一輪工業革命中,仍然像原來那樣采取技術、產品上的“拿來主義”模式,中國制造業就不可能抓住這次機遇。
為此,熊群力建議,在國家層面,政府要創造政策環境,使所有企業都能在信息化技術平臺上進行公平的競爭。在企業層面,企業必須以開放的心態來迎接這次先進制造業的發展,包括自身組織模式、人才結構、生產模式的開放;要加大自身的創新投入,形成自身的核心競爭力。
中國航空工業集團公司董事長林左鳴則從勞動力的角度,對未來中國工業可能面臨的挑戰做出提醒。他說,這種挑戰主要體現為兩個問題:一是勞動力的素養要提升,過去我們靠廉價勞動力成為世界制造業大國,一個初中生足以承擔低端制造業的工作,而“中國制造2025”的目標對勞動力水平提升提出了挑戰;二是勞動力需求減少,將來制造業使用的勞動力可能會微乎其微,對于中國這樣的人口大國,就業問題怎么辦?必須有新的解決辦法,比如制造業的服務化,以及創造一些新的商業模式。

智能制造是互聯網和制造業結合的突破口

馮飛從去年中國游客在海外購物消費達到1萬億元人民幣這個話題引申開來,認為這說明我們的供給結構和需求結構有脫節,供給結構還不適應消費結構縱向升級的特征。有沒有辦法來解決這樣一個結構性的問題?他說,“互聯網+”特別是它和工業制造業領域的結合帶來了重大機遇。
互聯網技術和制造技術的結合點非常多,什么是兩者結合的制高點和重點?馮飛說,智能制造應該作為突破口。
他分析說,智能制造能夠為中國制造業帶來的好處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:第一,個性化定制時代的到來,供給側的變化需要適應需求側的變化,為制造企業開辟了新的天地。第二,通過網絡互聯來解決系統的優化問題,以提高制造企業、制造行業的運行效率和降低其經營成本。第三,促進新業態、新模式的形成,特別是制造業服務化這種趨勢會越來越明顯。例如,產品全生命周期的服務模式,線上線下的服務模式,以及平臺化趨勢。第四,提高資源和能源的利用效率。
“在這個過程中有很多的不確定性,由于我們智力的限制,可以想象的可能就是這些,但是在深入推進的過程當中,顛覆性和革命性帶來的東西可能超出我們的想象。”馮飛說。
隆國強認為,利用信息化來推進轉型升級,不僅僅是所謂“新經濟”的事,不應只強調我們有一大批新經濟互聯網企業。對中國來說,同等重要甚至更重要的是利用信息化的機遇,用信息化技術和信息化思維來加深對傳統行業的改造。
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董事長高紅衛說,“工業4.0”和“中國制造2025戰略計劃”是兩個概念,“工業4.0”更著眼于整個工業的升級,是一個更加復雜、更加宏大的領域,而“中國制造2025”主要解決制造問題,是一個相對窄的領域。在世界互聯網經濟潮流的大趨勢下,中國還是要先解決好制造問題,才能更好地面對“工業4.0”的問題。

“工業4.0”應成為中德兩國合作的重點

 “‘工業4.0’應該成為中國政府工業政策的重點,當然也應該成為中德兩國之間的重點。”德國國際合作機構董事會副主席克里斯托夫·拜爾結合對中德兩國的觀察,發表了他對“工業4.0”問題的看法。
他說,首先,“工業4.0”不僅僅是工業化,而是一個工業化的革命。中國和德國都需要在全球市場上保持領先地位,就必須克服挑戰,必須參與到這個工業化的變革當中。
第二,“工業4.0”是要進行產業鏈的重組,中國不能喪失這樣的機遇,只有這樣才能保持在全球制造業產業鏈上的領先地位。
第三,“工業4.0”呈現出大量的機遇,中國的政策必須同全球接軌,只有這樣才能增加生產率,提高生產質量,才能進一步改善中國的領導力,繼續增強創新的能力。另外,除了制造業,工業化和城鎮化更需要利用信息化技術來改善發展的潮流。
第四,中國和德國都需要更好地適應新潮流和新技術,需要彼此學習。
拜爾也提到了可能面臨的挑戰,包括企業壟斷、一些就業崗位的喪失以及數據安全的技術保障等。

評論被關閉。

2018世界杯b组比分